新闻中心 » 专访隆基乐叶副总裁唐旭辉

专访隆基乐叶副总裁  唐旭辉



2018-03-29   来源:组委会

隆基乐叶副总裁唐旭辉-g_编辑.jpg


    记者:唐总你好,欢迎你来到推广周新闻中心访谈间。在全行业特别是光伏领跑者的带动下,光伏产品日趋高效,你认为光伏产品高效产品和技术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呢?

    

    唐旭辉在目前的资源越来越紧缺的情况下,其实土地资源也是一样的越来越紧缺。大家都知道太阳能能量,我们可以认为是无限大的。但是它的能量密度是非常小的,所以对太阳能的收集成本相对比较高。我们要降低收集成本的唯一路径,就是提升太阳能发电设备的转换效率,来降低土地的使用面积和相关的支撑性的设备,比如说支架、缆线,包括工程成本、水泥这些基础性的成本,通过效率的提升,通过这种方式来降低它。所以高效的发展是非常清晰的,尤其在太阳能产业里面是非常清晰的。

    技术方向,在高效方面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PERC这个技术在高效领域是普遍相对比较明显,一个是效率提升的速度比较快,再一个它相对的性价比也比较高,可能跟其他的像HIT和IBC这两个技术相比的话,PERC的技术效率基本上和这两个产品的效率已经接近。但是在制造成本方面有非常大的优势,比IBC和HIT这两个技术基本上要降低大概50%到60%,那两个技术比这个成本要高出两倍以上,所以PERC在未来三到五年内会变成主流的技术。

    

    记者:众所周知,为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全行业不断的降低成本,当前我国光伏行业降低成本的空间在哪里?

    

    唐旭辉度电成本的下降,其实我认为有两个路径,一个路径其实就是传统电力行业所讲的降低建造成本,就是怎么降低初始投资,这是第一个路径。第二个路径是提升单位的产出,我们单位建设量每瓦的发电能力提升,基本上可以通过这两个路径。

    建造成本下降空间越来越小,大家都知道其实光伏电站需要的,我们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都是玻璃、铝合金、钢材支架,这些是传统行业,在我国发展几十年上百年了,基本上它的成本空间越来越低,在近两年已经明显的出现了反弹的现象,所以这个成本下降几乎是没有了。在建造成本上很难再下降,包括人工也在上升,组件的成本主要是玻璃和铝合金边框,硅材料空间也有,但是不是很大。所以通过组件效率的提升,来摊薄每瓦所使用的玻璃、铝合金边框这一块的成本,但是这个空间已经非常小了,跟过去十年比的话,过去是三十块钱人民币左右,建设下来基本上每瓦在七十块钱人民币左右。今天建设电站每瓦大概是六块钱左右,降了十倍。但是再往后看的话,从材料上讲下降空间很小,人工成本在上升,不会像前十年那样几何的下降空间,所以我认为在这个路径上看空间不大。

    主要是第二个路径就是提升单位产出,一个是从设备着手在太阳能光伏板着手,通过高效率的主件来摊薄成本。再一个高效率的组件效率高了以后单位产出会提升,同样装机的技术,原来传统的组件单瓦的发电能力要提升3%左右,实际上这个可以降低成本。

    还有一个产品像我们现在出来一款双面的组件产品,尤其在这次领跑项目的竞标里面,大部分都使用了PERC高效和双面发电这两款技术,这两款技术未来也是降低成本的主要路径,尤其是双面发电,它是通过安装方式的调整,跟传统的组件比可以提升约10%的发电量。如果在特殊的应用领域里面可能会更高20%左右。

    再结合系统的设计方案和安装方式,原来大家都是按固定支架的安装方式,通过追踪系统,当然在一些低纬度的地区可以采取平单轴来提升单位的产出,这样可以使成本大幅度的下降。我相信在2020年应该可以实现站内的度电成本达到平价,可能度电成本现在在商业电站的角度上,除了站内的成本可能还有额外的成本致使成本会稍微高一些。

    

    记者:光伏扶贫被认为是最稳定可靠的精准扶贫方式之一,目前的发展状况如何?作为龙头设备企业你们是如何参与进来的呢?

    

    唐旭辉光伏扶贫这两年的发展速度非常快,最近能源局也发了相关的文件,“十三五”期间实现15GW村级扶贫电站,其实我们也非常认可精准扶贫这个方向。因为它的特点跟其他的产业扶贫还是有一些差别的,光伏扶贫是一次性投资,是长期收益的过程。基本上光伏电站从商业电站的设计都是二十年到二十五年的模型。但是真正的光伏电站它的寿命甚至会超过二十年到三十年,甘肃有一个自然能源研究所,那边有八十年代的光伏电站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说明光伏产业它的寿命其实是相对比较长,而且是相对比较稳定的,这是光伏扶贫的特点,它的维护也相对比较简单一些。

    当然商业电站基本上都是属于专业领域的人在做投资和建设,甚至有相关的设计院和专业部门的把关。但是到了村级扶贫电站可能政府来做把控,扶贫可以说是利国利民的民生工程,甚至是百年工程。但是我们认为应该把它建成非常高效,能让它稳定收益的光伏电站。

    但是我们发现扶贫项目存在乱象,因为光伏电站它是专业性相对比较强的产业。其实我们发现村级扶贫电站基本上是由县级扶贫单位或者说属于能源处来组织做的项目,这些领导不是他不想把这个事情做好,是他的专业性不够。因为资产属于村集体的或者是镇集体的,不管是乡镇的领导,还是县政府的领导,他们的专业性都不够强。大家知道从国内的角度来讲,我记得很清楚光伏的制造板块基本上是因为2004年德国的上网电价法出台以后,中国的制造板块迅速增长,当时一块组件是100多瓦,到今天领跑者都在使用300多瓦的组件,基本上是18%的转换效率,但是市场上的产品是参差不齐的,像第三批领跑者基本上都是310瓦,行业里面很多地方还在流通的255瓦、260瓦这样的产品,这样的产品其实在工信部的标准里面都是被淘汰的。

    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很多制造板块的企业也在挖这一块扶贫电站的蛋糕,它们采取找地方政府,也去拿项目的总包工程,这样的话所有的设备就会消化自己的产品。但是它的低端产品没有办法在市场流通,也会流向市场,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现象。还有一个现象甚至把自己的降低品放在这里面,一旦总包拿去以后,所有的成本最低对他来讲收益就是最高的,是这样一个特点,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乱象。

    作为我们企业来说,其实我们看到这个乱象之后,我们集团的总裁去年7月18号在石家庄提出了分布式光伏3.0时代,其实我们是通过活动想呼吁产业内的不管是设备供应商,还是建设商或者是做户用系统的安装商,我们都希望大家能做一个良心企业。因为不要去伤害扶贫项目,它是一个民生工程。目前扶贫项目最大的问题是安全隐患。因为降低产品或者是低效率产品,很多都是因为有缺陷,所以它的效率才低,才被定成降级品。尤其是老百姓的维护,安全意识又很弱,所以它出现一些小故障可能会引起火灾,这个安全隐患风险是非常大的。

    另外,我们自己也做了一些扶贫项目,在我们陕西黄龙、延川等也做了几个扶贫电站,目前的发电情况还是非常好的,当然也联合一些企业做了扶贫项目,在广西、广东跟粤电,它们是专业的,我们一起给当地的小学送了一套光伏电站的系统,用的都是最高效的产品。华能去年630做了最大的集中式扶贫电站,今年第三批领跑者呼吁使用这个产品,其实我们去年把这个产品推向了扶贫市场,我们认为给老百姓应该用最好的东西。

    

    记者:2017年分布式光伏装机高速增长,你认为未来分布式光伏市场的增长前景如何,我们是如何在分布式市场积累优势的呢?

    

    唐旭辉我认为分布式能源在2018年,甚至未来两到三年内是高速增长的市场。其实我们看历史上原来光伏发展最早的还是这几个发达国家和地区,04年德国上网电价法的出台促使欧洲市场迅速的增长,包括美国、日本都是从户用市场、分布式市场发展起来的,中国的发展刚好有点颠倒,刚开始的“金太阳”工程是指分布式,但是当初政策的导向出现了一些问题,不是太合理。后来能源局出台了度电补贴政策,推动了产业的快速增长。但是在国内刚好从地面电站开始大面积的做起来,这两年才慢慢转向分布式,尤其是在2017年,我们把它叫做分布式的元年。其实在2017年之前能源一直在呼吁分布式市场,但是实际上因为投资回报的不稳定性,还有因为它没有规模等等原因,前几年一直在培养。所以我认为到2018年、2019年,甚至到2020年通过政府正确的引导,我认为市场会持续的快速增长,这是我们对市场的判断,今年会在去年的基础上翻一番,大概是这样一个速度。

    它的特点是因为光伏它本身的特点,它其实跟其他的能源最大的特点在于可以做分布式,光伏是可大可小,可以说有太阳有人的地方就可以装光伏电站,所以有人的地方就有消纳和需求,所以我们认为有人的地方就可以装光伏电站,这是它的一个特点。

    分布式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屋顶的面积比较紧缺或者有人的地方土地面积越少,空间也就越紧缺。所以我们认为其实还会像高效化发展,这个方向我认为不管是在商业电站,还是国家倡导的领跑者电站,我认为都会向高效化发展,这个方向肯定是正确的,而且会得到整个市场认同的。

    对于我们隆基乐叶来说,我们是专业做高效的单晶硅企业,我们集研发、生产以及高效化产品在市场上的推广和应用,实际上这是我们企业的本质工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非常专注和聚焦,不会因为市场上空间比较大,我想获取什么安装的利润或者其他的利润,其实我们认为专业的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只有我们把自己的产品做好了,真正受益的才是投资者,我们什么都去做,什么都做不精,最后我也没有市场了,老百姓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所以我们会继续专注把产品做好,把好的产品用到终端的市场上去,规避中间的渠道,这是作为隆基乐叶来说所走的方向,我们没有做安装这一块的事。


上一条      下一条